优博国际在线娱乐> 彩票数据> ag亚游是那个公司_旅行|别问我去哪玩?问就是奥地利这个宝藏国家

ag亚游是那个公司_旅行|别问我去哪玩?问就是奥地利这个宝藏国家
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4:32:21 浏览次数:3059

ag亚游是那个公司_旅行|别问我去哪玩?问就是奥地利这个宝藏国家

ag亚游是那个公司,作者:_大圆_

说在前面

说说这次旅行

这段时间

是有点想念奥地利的

如果不是为了学音乐,大概少有人把这个中欧内陆国作为欧洲旅行的重要一站,甚至不在很多人第一次欧洲行的list里,关于奥地利的很多元素我们都不陌生,只是少了点时间去了解。

维也纳 vienna

维也纳

今年最新的《全球最宜居的城市排名》里,维也纳排在了第一,这不是第一次上榜,但总觉得这里还是太低调,至于很多都是无意间来到这里 ,就像《日出之前》(before sunrise)里的男主,由于囊中羞涩,决定在维也纳下车漫游。

倒是有一些人因为这部经典电影而来,至少漫游是对的,可以跟着电影慢慢探寻这座安静又富有艺术气息的城市,也可以去看看最具代表性的建筑群。

若是第一次来,有些地方当然是不容错过的。

1 圣·斯蒂芬大教堂 stephansdom

圣·史斯芬大教堂是维也纳的icon之一,也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哥特式教堂之一,教堂之大,为了找一个尽量拍全它的机位,我大概往外走了百米(还是拍不全)。

去的时候教堂的部分外墙正在维护中,据说这座教堂的建设和修护工作几乎没有停止过,历代王朝的扩建,几番遭战火袭击后的重新修缮,都让今天伫立在我面前的教堂越发珍贵。

进入教堂,被繁复美丽的内部设计吸引,教堂里有人在做弥撒,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驻足观看,那一刻是庄严的、也是神秘的。

2 霍夫堡宫 hofburg

现在的霍夫堡宫殿是奥地利的总统官邸所在地,曾经是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的冬宫。

霍夫堡宫大门

门口的马车和车夫

哈布斯堡家族是昔日的欧洲四大家族之一,旅行前对他们了解一番,会让行程更有趣。这个家族靠联姻,就称霸了欧洲六百多年,也导致了一个不良后果,就是近亲结婚智障多。

逛博物馆看艺术画作时,哈布斯堡家族的人特别好认,就是遗传性非常强的长下巴。大多人来霍夫堡宫是因为哈布斯堡王朝的一位传奇女性,茜茜公主。

茜茜公主画像

霍夫堡宫坐落在维也纳市中心,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群,巴洛克式、哥特式、文艺复兴式、洛可可式风格都容纳在了一起。

非常受欢迎的茜茜公主博物馆也在霍夫堡宫内,里面展示了她生前的私人物品,甚至是肖像照。茜茜公主受瞩目的原因,大概是她所处的时代距离我们没那么遥远,已经有影像记录,看上去都真实;更因为她的生活方式让众多现代女性都叹为观止,勇敢又悲情,似乎让维也纳都沾染上了她的气质。

从霍夫堡宫出来一路上遇到了好多复古小车车,超可爱。

3 美泉宫 schloss schÖnbrunn

去了哈布斯堡的冬宫,自然也要去他们的夏宫——美泉宫,看看了。

美泉宫的规模仅次于法国的凡尔赛宫,风格上也仿照了凡尔赛宫,是欧洲第二大宫殿,当年哈布斯堡家族夏季避暑的地方,修建的时候也是自信满满的,结果由于资金差了点,最终没有超过凡尔赛宫的规模。

美泉宫的后花园

如今的美泉宫是由奥地利历史上第一位女皇玛利亚·特蕾西亚建成的,她是公认的“欧洲丈母娘”,人生有四分之一的时间在生孩子,总共16个。

玛丽亚·特蕾西亚雕塑

尽管如此她仍在执政的40年时间带领奥地利由封建走向现代,也开创了奥地利的文艺黄金时期。如今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广场耸立的就是特蕾西亚的雕像。

美泉宫内博物馆不可以拍照

门外的灯也是尽显奢华啊

美泉宫内部装潢极其奢华,比如特蕾西亚接见宾客的明镜大厅,就是典型的华丽丽的洛可可风格。1762年,她就在明镜大厅接见了6岁的莫扎特,小莫扎特为特蕾西亚演奏完后,还跳到了她腿上抱着她脖子就亲了一口,“欧洲丈母娘”当然没有生气。

美泉宫在特蕾西亚生命的最后十年才修好,这里也是茜茜公主悲情命运的开始,历史总归是过去了,但艺术还在。

美泉宫大门外的“莫扎特”

听说他在这里cos莫扎特已经有20年了

4 美景宫 schloss belvedere

早上的美景宫不像美泉宫那样人潮涌动,像一位安静端庄的美人,坐落在城东南。这座巴洛克风格的宫殿当时被作为欧根亲王的夏季住宅,根据地势分上美景宫和下美景。

美景宫

游客欢乐打卡照

如今,美景宫也是奥地利国家美术博物馆,是世界最重要的美术品收藏博物馆之一。

镇馆之宝

克里姆特《吻》

雅克·路易·大卫 《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口的拿破仑》

梵高《the plain of auvers》

博物馆里的名画互动装置

奢华装饰

美景宫著名的“表情包”

萨尔茨堡 salzburg

萨尔茨堡

从维也纳到萨尔茨堡很多人都会选择自驾,近300公里的路程,3个小时左右便可抵达。如果嫌麻烦,火车也是很方便的,维也纳火车总站每天有无数趟列车去萨尔茨堡,差不多是每小时4趟,单程所需两个半到三个小时,无需转车。

风景如画的奥地利萨尔茨堡,莫扎特的故乡,据说导演在考虑电影取景的时候来到此地,当时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,在如此美妙的地方拍出的《音乐之声》一定会成功。事实果不其然,它创造了歌舞片的奇迹,并挽救了这家濒临破产的电影公司。

这趟旅程之前,又复习了一遍《音乐之声》,上学时看过电影的记忆一点点在脑中被唤起,来到萨尔茨堡怎么能不跟着maria和孩子们的“do-ri-mi”来一个巡礼。

1 米拉贝拉花园 mirabell palace and gardens

米拉贝尔宫里的米拉贝拉花园始建于1606年,据说是当时的大主教沃尔夫迪特里希给情人莎乐美修建的。

远处高山上是萨尔茨堡要塞

*此图片源于网络

抬起头一眼望到萨尔茨堡要塞,巍峨屹立在山巅,目光向下,是满眼鲜艳、葱郁的花与树。

二十多年前是被罗伯特·怀斯相中的取景地,二十多年后是萨尔茨堡的网红拍照点。

电影《音乐之声》在米拉贝拉花园

穿过花园就是米拉贝尔宫的大理石厅,据说这里是最美和婚礼大厅之一,每天都有新人在这里对彼此说“i do”,然后跟这个牵着自己穿过米拉贝拉花园的人走完这一生。

这里还用于会议、音乐会和纪念活动,7月中旬到8月底,萨尔茨堡艺术节时期,会有顶级的古典音家带来表演,有点遗憾只是匆匆一瞥,下次一定要弥补一下自己的耳朵,来听一场音乐会。

2 粮食胡同 getreidegasse

从花园出来,我们就直奔老城区的粮食胡同,跟上海的南京东路、成都的春熙路一样,这里是萨尔茨堡标志性的购物街。

在胡同里逛了一圈,购物欲没有燃起,倒是被每家店门头的金属招牌激起了兴趣,比一些商业化景点为了视觉统一做的模版招牌有意思多了。

这些招牌除了形态各异,有的还把自己的商品直接展示在了招牌上,早些年是为了德语来客贴心准备的形象icon,现在是面对全世界的游客,它是,又不仅仅只是一个传递信息的招牌,更是粮食胡同一道异于普通的风景线。

莫扎特出生地

9号的黄色房子前,有很多人驻足拍照,不是因为这座房子有多精致,而是因为这里是莫扎特出生的地方,现在是莫扎特故居博物馆,里面陈列的是莫扎特故事,古典乐迷必打卡。

粮食胡同上还有很多和莫扎特有关的各种高周边,买一个回去做纪念,其实也还不错。

3 萨尔茨堡要塞 festung hohensalzburg

萨尔茨堡要塞也被称做霍亨萨尔茨堡,游人口中们说的城堡山也是它,它是中欧地区规模最大的一座古城堡,始建于1077,历任总主教逐步扩建成今日眼前的雄伟建筑群,号称“从未被攻破的要塞”。

山巅处为萨尔茨堡要塞

*此图片源于网络

乘着小缆车一路向郁郁葱葱的山丘前进,到达山上眼前就是黑白配色的建筑,很有质感,不过城墙和建筑上斑驳和时间痕迹,还是能让人看出近千年的风霜沉淀。

城堡上有很多不同的观景位,可以看到不同角度的萨尔茨堡。

我挺爱欧洲色彩斑斓如童话的那些小镇,不过更偏爱萨尔茨堡的灰和低饱和的绿。我们去的那天恰好阴雨,灰灰的天跟萨尔茨堡的色调反倒更相配了。

施皮茨 spiez

瓦豪河谷在多瑙河沿岸的美丽程度,用一句话可以形容——“上有天堂,下有瓦豪”。瓦豪河谷种白葡萄、酿葡萄酒出名,而个中最佳,在一个名叫施皮茨的小镇。

从萨尔茨堡出发,选择自驾最为合适,260公里,两个半小时的车程,便可收获最纯正的欧洲小镇风情。

抵达小镇就一头钻进了酒窖,酒庄主人热情的把自家的白葡萄酒端出,很不错,是老酒博主会回购的味道。

除了酒,酒庄主人还自带故事出场,他说在欧洲的中世纪,大家都用铁杯喝酒,干杯的时候一定要用力地碰撞,这样,若你在我的酒杯里下了毒,那咱们,不如就同归于尽。当然,碰杯在今天已经变成了一种礼仪,或是一种让酒桌气氛热闹起来的方式。

除了白葡萄,瓦豪河谷还有最好的杏子,果肉厚实,清甜可口,这不,庄园主人来了,端着他新研究的杏子甜辣酱来了,入口的那一瞬间,只有一种感觉——魔幻,仿佛是要为进军川湘而改良的口味,不过杏子的甜和辣椒、蒜的香辣融在一起,多吃两口不但不讨厌,甚至有点上头。

小镇人家种的葡萄,长势喜人

除了好吃好喝,施皮茨小镇还是一个容易让人少女心爆发的地方,这个小镇上好像所有的人家都爱花,不论是自家门前还是无人的路边都种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,美丽各异,香气扑鼻。

有的自由生长,有的按照主人的思路长得整整齐齐。一度想赖在这个安静又被香气环绕的小镇不走,大概是第三百次想在陌生的地方变成当地人。

杜恩施坦因 dÜrnstein

小镇被称为“瓦豪之珠”,这个名号听起来有几分“瓦豪魔都”的意思。

杜恩施坦因就在施皮茨小镇附近,5公里左右的车程,顺便可以过去看看。

杜恩施坦因有一座蓝白色钟楼,船还没靠岸的时候它就已经抓去了我的眼球,它属于奥古斯汀修道院,在这一群充满欧洲小镇固有色彩,自然是脱颖而出。

在奥古斯汀修道院,再听一场管风琴演奏,虽然这里的教堂和管风琴都不如帕绍圣史旦芬大教堂来得宏伟,但我倒听出了几分小镇独有的悠扬。

离开维也纳的前一天,跟同行的、新认识的小伙伴小酌了几杯,兴致勃勃的冲到了甲板上,跟奥地利告别,半夜的城市特别安静,只有船只的马达声,放眼望去,这座音乐之城和所见过的其他城市没有区别。

说好的告别,闹闹腾腾地上来,一坐下,没人说话了,望着漆黑的夜空,这是维也纳的夜空诶,不过此时觉得特别的不是景色,而是心情,在路上,在旅行中的心情,不用像在城市里疯狂输出,只用享受眼前的一切,安静如当下。

这是旅行的魅力,也是我想继续行走的原因,我沉迷于那一刻,至少那一刻让我觉得,生活还像一首诗。